当前位置:首页>> 时尚频道>> 中国>>

梦之城国际网址娱乐

焱兹资讯      时间:2018-09-25收藏
专题: 时尚杂志排版 时尚名媛气质v颅连衣裙 中国奢侈品电商报告 科学家 

自2005年发布《VOGUE》中文版(即《VOGUE服饰与美容》)以来,张宇一直担任该杂志的编辑总监。此前,她曾任《ELLE》中国版的编辑总监以及《MarieClaire》香港版《玛利嘉儿》的总编辑。如今,《VOGUE服饰与美容》被认为是该杂志最成功的海外版本之一,在她的领导下,杂志将迎来第十个辉煌年的庆典。这位Vogue中国的首位编辑正面对一场争夺国际时尚圈认可的战争,近日她接受了英国卫报的采访,首次披露她是如何通过将Vogue中国化来平息异议的。

十年前,当张宇成为Vogue中国首位编辑时,她便已然了解国际精英时尚圈并不看好北京。虽然现在的中国已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奢侈品市场,但在当时,摄影师、设计师和模特都拒绝来北京拍片,北京的时尚行业犹如一潭死水。

“你以为凭借Vogue的名声,他们就会自动答应与你合作,其实并没有。因为他们不认识你,他们也不认可中国。”带着一抹苦涩的微笑,张宇说道。

“人们用很粗鲁的语言形容中国,说这里都是农民暴发户。”

批判者称这个城市既没有金钱也没有品味,不能将Vogue成功经营起来。但在张宇的努力下,Vogue第一期杂志迎来了第三次重印,显然她的经营理念成功将杂志国际化的水准与本土中国人的品味相结合,而渐渐地,那些批判的声音随之消减。

《VOGUE》中国创刊号2005年9月号,封面人物:杜鹃、GemmaWard、王雯琴、佟晨洁、刘丹、倪明曦,摄影师:PatrickDemarchelier

她并不只想将高端时尚带到中国,她同时要求行业精英尊重中国读者的需求,而不是一味向他们兜售陈腐的神秘东方或仿照西方的理念。

张宇一直是中国摄影师、设计师和其他创意人员的支持者。但是为了让Vogue与国际整体水准相匹配,她依然需要聘请外国员工做编辑工作,尤其在早年间本土时尚产业尚未站稳脚跟的情况下。但与知名人士合作,并不一定能带来最对中国人胃口的创意作品。

“我们一开始会以温和的方式进行抗争,你需要很小心,不能把他们吓到。我希望以一种容易让人接受的方式改变他们对中国的看法。”张宇说道。她的标志性波波头已获得美国Vogue最高领导人AnnaWintour的青睐。她委婉地表达了对现有时尚的反对意见,具体的例子是包括对旗袍和抑郁手法的重用。他们想让模特穿上有‘异国风情’的服装,然后到古迹或老地方拍照,”张宇说。“他们更喜欢低沉的、黑暗的、艺术化的风格,有时我必须要告诉他们,这太欧式了。

中国消费者会想,‘我为什么要成为那样的人,那完全不美。你看那个女人,她看起来像是病了,她非常悲观,仿佛下一秒就要自杀。我为什么要成为那样的女人?同时,她还在为将中国模特放到杂志核心页面的事情而抗争。“老实说,这个困难在于,在十年前,国际摄影师不想拍中国模特。”张宇说。

“首先,中国模特并不出名,”她解释道。更重要的是,一些摄影师不知道怎么拍中国模特。“无论是在创意还是专业度上,他们对中国模特都没法产生感觉,他们从未与中国模特工作过,所以他们确实不知道怎么能把中国模特拍得美丽。”

张宇决定通过将中国打造成主流市场来解决这个问题。“我们需要打造一个中国超模,”她说道。而为了创造超模,她为本土摄影经营拟定了一则协议:“如果你想拍国际超模,你需要先拍杜鹃。”很快,在Vogue中国的名气越来越响的情况下,杜鹃的知名度也越来越高。

如今,Vogue中国是世界上最大型的杂志之一,其规模是英国姐妹刊的两倍。它还是众多商和城中高端阶层的宠儿,一年内添加了12本增刊。“所有人都能看到我们的成功,中国是一个很大的市场,如果你想进来,就一定要跟我们合作,”张宇说道,她目前在准备杂志的十周年特刊,特刊将于九月上市,预计将通过平面和网络发行吸引到140万读者的关注。

早年间,她通过将杂志打造成为时尚教材来吸引第一批读者。60年代的时尚话题对读者而言根本没有意义,当时的时尚重点只在一律式的服装。“我们必须要熟悉过去50年的时尚历史,”她说。“什么影响了80后,什么影响了40后,谁是MarieAntoinette?即便是杂志编辑也需要学习这些,他们还什么都不懂。”

八年前,在张宇的女儿Hayley出生后,她再次抛弃了Vogue规则手册,重新思考她希望女儿成为什么风格的女性。“我在杂志里描画极具风格的女性,但那个女性并没有灵魂。”张宇说道。她将那幅画放入“态度”板块,以此展示女性的工作和风格,出人意料的是,这在那些每月没有固定时间看时尚杂志的女性间产生了极大的影响力。“突然间杂志的核心便出现了,”她说道。“Vogue中国的读者们大多是工作的女性,穿着只是她们生活中很小的一部分,所以我还需要抓住她们生活的其他部分。”

张宇和她的目标读者一样拥有多面性,也一样当谈论到球星阿森纳(Arsenal)以及她喜欢的中国设计师和模特时,会手舞足蹈非常兴奋。在成为一名母亲前,她会在昏暗的北京足球迷酒吧中待到深夜,只为看一场英国足球赛,她几乎是唯一一个能跨界分析David和VictoriaBeckham成功之处的人。她已经赢得了关于杂志核心理念的争论,但仍然在争取要让全球时尚界认可中国不仅是庞大的前端市场,更是时尚灵感之源,同时消除关于中国品牌鱼龙混杂的陈腔滥调。

1990年代和2000年代期间,中国古怪时尚风格的形成其实是源于当时人们选择的匮乏,人们的服装被他们的工作性质和是否婚配的情况所限定,但这并不能说明人们本来缺乏品味。她说,“很少人了解当代中国,对他们而言,有很多其他地方比中国市场重要,占据了他们50%的业务。”她说。他们花费百万美金做,但却会不断引起消费者反感和抵触心理。这种理解上的不协调在今年MetGala庆典活动上也得以展现,该活动被称为时尚界的奥斯卡,今年晚会和美国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展览的主题为:“中国:镜花水月”。除了一系列中国明星和设计师,许多宾客穿着各式奇装异服出席了活动,有些服装更像是日本传统服饰,还有些显然是受西方幻想中的“东方”风格影响的伪中国服饰。

Rihanna本年MET GALA造型

Sarah Jessica Parker本年MET GALA造型

Lady Gaga本年MET GALA造型

但对于张宇而言,她作为协助组织该活动并负责在Instagram上同步记录晚宴盛况的员工,称道当晚是一个难得的机会,人们都在讨论中国时尚。“如果每次人们在做一些事情的时候你都要抱怨,比如说‘这是错的,我们在中国不会这样做’,那么以后就不会有人这样做了,”她说道。

张宇表示:“至少他们为中国发声,提升了中国时尚的知名度。我尝试以正面积极的心态看待这些事情。这总比没有人给中国机会强。但如果你问我,这是我想让人们看到中国的唯一一面吗?我会说不。”

而对于中国的时装周和国内设计师,她的真实和好毫不客气的批评让VOGUE中国杂志再次获得时尚权威,有记者抛出问题给她问中国国际时装周能否具有其他国际时装周有一样的吸引力,她表示:“目前还不能,但我希望将来可以做到。时装周的成功取决于很多因素,包括组织和物力等。本土设计师的总体水平也需要达到一定的程度,并不能只看一两个设计师的表现。人们到中国来是希望看到中国设计师的表现的,而不是为了看VivienneWestwood等其他人的秀场。他们在巴黎已经看过了。现在的这些(中国)设计师仍然很年轻,他们仅仅在最近几年在一小群消费者里获得了影响力。这固然是了不起的进步,但仍不能影响潮流。”

原文链接:http://news.ladymax.cn/201506/01-27423.html

本文关键字: 中国    张宇    

猜您喜欢

本月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