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奇人异事>>

梦之城国际网址娱乐

焱兹资讯      时间:2018-10-10收藏
专题: 澳大利亚人种介绍 兵家必争之地的条件 徐州 兵家必争之地 

对于居住在澳大利亚墨尔本市的一个犹太家庭来说,刚刚过去的这个圣诞节甚为恐怖。当天早晨,这家人发现自家的房门和墙壁竟被涂上了纳粹标志。

这样的事件并非偶然。当天,墨尔本市的其他地方也出现了类似标志。长期在当地生活的友人告诉笔者,这源自澳大利亚根深蒂固的种族歧视。澳大利亚的种族歧视长期存在,近年更有愈演愈烈之势。联合国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2017年发布报告认为,澳洲公共领域、政治辩论和媒体等领域发生的种族歧视和排外情绪正“逐渐加剧”。

作为该国最大的少数族裔,华裔首当其冲。一段时期以来,墨尔本和悉尼等多所大学里针对中国留学生的纳粹言论和暴力袭击引起高度关注。日常生活中,华侨华人遭遇的言行歧视更是数不胜数。澳大利亚广播公司公布的调查报告显示,在2.2万名被调查的15岁至19岁的年轻人中,有1/3都遭受过种族歧视。

去年10月底,澳大利亚各界纪念《反种族歧视法》实施42周年。作为一个多年来不断追求民族融合、包容的国家,澳大利亚的种族歧视为何至今仍遗毒难消呢?

在澳大利亚的历史上,“白澳政策”长时间占据主导地位。1901年,澳大利亚联邦成立,当年即确立“白澳政策”为基本国策。在这种臭名昭著的政策下,澳大利亚只允许白人移民居住,其他人种不得移居该国。虽然“白澳政策”1973年被废除,但是种族歧视思想却在该国根深蒂固。

近年,澳大利亚种族歧视事件频发,《反种族歧视法》似乎对那些种族主义分子缺乏约束力。墨尔本校园中曾出现针对中国人的严重种族主义标语,学校虽然报警,但最终却不了了之。不执行,法律便没有牙齿,在根深蒂固的种族主义思维面前,自然难有震慑作用。澳大利亚部分政客为达到一己之政治目的,甚至借力种族主义,使其为己所用,更是客观上助长了种族歧视之风。

澳大利亚的2400多万人口中,英国及爱尔兰后裔占74%。一直到今天,澳大利亚的保守派始终认为自己是西方文明的前沿阵地,并深以为傲。在他们内心深处,只有来自欧洲、特别是英国的白人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澳大利亚人。《澳洲排华政策的历史终结》一书认为,这种盲目自大和不可一世的文化心理,不仅阻碍了早期的民族融合,而且把澳大利亚的民族认同限定在白人范围之内。

“澳大利亚至今都不存在真正的平等。”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教授瓦纳指出。更有学者尖锐地指出,“白澳政策”实际上早已融入白种澳大利亚人的血液里,种族主义在澳大利亚没有消亡,而是以更加隐蔽的形式保存下来,体现在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并将长期影响澳大利亚社会。

看来,要实现真正意义上的种族平等,澳大利亚还有漫长的路要走。

《 人民日报 》( 2018年01月09日 21 版)

然而,1851年开始的澳洲“淘金热”则改变了这种情形。中国福建和广东地区成千上万的华人受此热潮的吸引而来到澳洲,以致在澳华人人数迅速增长。以维多利亚为例,在1854年第一次人口调查中只有2341位华人,到1855年初,华人人数就达到了1万人,再到1855年年中达到1.7万人。其中几乎全是成年男子。1858—1859年,在澳华人人数达4.2万人。在当时澳大利亚各地的人口比例中,维多利亚的中国人为4.56%,新南威尔士为3.63%;在金矿区的劳工人数比例中,华人矿工占矿工总数的18%—24.5%。特别是在较为贫瘠的矿区,华人劳工的数量超过了白人劳工的数量。这些成群结队涌进澳大利亚的中国人“以为英国人是很友好”的,相对与美国的“旧金山”,他们把位于金矿区的墨尔本称为“新金山”。在澳华人移民的共同理想是在发财致富后衣锦还乡,荣回故里。他们相同的愿望是“叶落归根”,渴望与家人团圆和在故乡安度晚年。

在1856年3月新南威尔士的人口调查中,华人仅为1806人,因此,当局未将此事予以重视。而在其后,在维多利亚和南澳大利亚遭遇排斥的华人纷纷转道流向新南威尔士,在1861年的新南威尔士人口调查中,华人已达12986人。与此同时,白人与华人之间的冲突事件也时常发生。1860年12月12日,在新南威尔士蓝滨滩发生了白人袭击华人事件,华人死亡2人,伤10人。此后,暴力排华事件在这里也逐步蔓延。次年9月,有数千华人在光天化日之下被白人打劫,甚至连白人妇女和儿童也遭趁火打劫。对此,新南威尔士当局非但未予弹压白人,反而在1961年通过一项与维多利亚相同的法案,以排华的方式来平息事端。

从19世纪中期开始,“白澳”意识随着种族偏见的加深而系统化和理论化。它首先表现为白种人特有的种族优越感使种族主义成为澳大利亚民族显著的印记。一位政客撰文写道:“就澳大利亚人一词而言,我们不认为仅是那些出生于澳大利亚的人,所有登上这里海岸的白人都是澳大利亚人。……黑人、中国人、印度人、喀纳喀人以及廉价的有色人种劳工则不是澳大利亚人。”澳大利亚政治家、第一任澳大利亚联邦总理的E.巴顿声称:“我不认为生而平等这一不辩自明的真理也包括种族之间的平等,种族平等根本不存在。根本的平等在白种人之间的比较。……这些种族(指有色人种)是(与白种人)不可相提并论的,是低人一等的。人生而平等之说不包括英国人和中国人享有同等地位。”所以说,为了保持澳洲社会的“盎格鲁—撒克逊血统的特征和风俗习惯”,“澳大利亚不允许在它的人口中加入任何本性和品质低劣的成员。……绝对不能促成或准许其他种族的人进入我们的社会,我们不准备把我们的选举权、公民权以及包括婚姻权在内的社会权利给予他们之中的任何人”。

澳大利亚内政部长彼得·达顿达顿的这些主张也得到澳大利亚法律界的支持。

本文关键字:

猜您喜欢

本月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