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互联网>> 一个>>

梦之城国际网址娱乐

焱兹资讯      时间:2018-10-10收藏
专题: 互联网泡沫破灭的时间 如何做一个好爸爸 怎样做一个好爸爸 常州市科技局 

GMIC北京2016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今日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举行。在今天上午召开的领袖峰会中,诺基亚成长基金合伙人&董事总经理邓元鋆、500 Startuos投资合伙人马睿、Infinity Venture Partners联合创始人田中章雄、德丰杰龙脉基金合伙人王岳华以及百度移动分发事业部总经理熊振就“下一个创新热潮”的话题进行了讨论分享。

卢刚:大家早上好,感谢大家这么早到这个地方来参加我们G-STARTUP,所以我觉得时间不是很多,很快进入正题,先请各位嘉宾,半分钟时间,留给各位嘉宾一点介绍自己的时间。

马睿:大家好,我是马睿,我是来自2010年成立的种子基金,创业加速器,我们在五年半的时间已经投了全球63个国家的一千四百多创业项目,目前我们大概有两亿五百万基金管理当中,全球20个国家都有投资人员。

邓元鋆:我是诺基亚成长基金,我们是全球的VC,管理大概超过10亿美元的份额,我们刚刚宣布了智能硬件专用基金,我们在全球各个国家都有投资,那么在中国,投的比较出名的包括赶集网,两家都是数以亿美元并购的一个公司,谢谢大家!

王岳华:大家好,我叫王岳华,在硅谷的基金,我们16年进来,有美元基金和人民币的基金,主要专注金融科技和智能系统方面的项目,我们现在的点在上海跟深圳,还有主要在硅谷,谢谢大家!

田中章雄:大家好,我是专门投资和中国日本比较早起互联网商务的基金,过去我们也透过刚才看到一些比赛的公司,所以非常希望今天可以看到,激起一个新的G-STARTUP。

熊振:我来自百度分发事业部,是全中国最大的这样一个分发的生态渠道,旗下的产品百度手机助手,91手机助手,还有安卓市场,渠道分发我们是30%,40%市场份额,中国比较大,平台上面会积累大概一百多万的创业者和几百万的这样一个应用,每个月供一亿使用级别的使用。

卢刚:非常感谢各位做创新大赛的评委,第一个问题简单粗暴一点,大家如果只说一个方向,创业的方向或者大家看好投资方向,只说一个,大家会选择什么?然后为什么。

熊振:我们最近在中早期这种项目当中,已经做了非常多届,两年多了,现在我们的经验来讲,其实特别垂直的方向,我认为每个垂直方向是行行出状元都能做出来,但是核心你的竞争力围绕制造优质内容和竞争力这两点,具备这两点内容的特质是我们比较看好的方向。

卢刚:有自己的内容。

熊振:创造优质内容的能力以及基因,以及有利润能力。

卢刚:谢谢。

田中章雄:我们是互联网里面非常多,但是我们有一个比较共同的概念,我们希望可以做一个平台的公司,我们还是觉得可以做平台的公司,自己有价值的。

王岳华:其实我们看的方向,基本上很多个领域都是综合在一起的,说一个方向是智能系统,不单包含硬件甚至软件,,肯定运用大数据的东西,这个大的方向上面我们会关注到,如果细分下去,人工智能和金融科技,但是往上面一层的话智能系统,因为我们以往过来全部投入都是好的公司。

邓元鋆:刚刚我讲过,宣布一个3亿5美元的智能硬件的基金,所以我们当然对智能硬件特别关注,但是我也是一样,我们不单是投资硬件,整个智能硬件系统,包括软件跟服务,其中一个比较特别关注的就是数字医疗这些方面,包括智能硬件和医疗各个方面的服务。

马睿:我们投资很多东西,反正都是互联网驱动,我觉得我们可能比较关注的,我知道最近在国内很红的网红经济,很早以前在美国就投了以海外的网红来做的电商的模式,我们觉得以内容驱动的电商很有意思,所以像我们投的一个公司,海外一个很有名的明星,三年前做的公司,现在已经有两亿美元的收入,当时只融了三百万美元,我们有参与他的天使轮,我们希望发掘更多这样的公司,正在准备设立这样的基金专门投这样类型的公司。

卢刚:专门投网红?

马睿:内容驱动的电商。

卢刚:下一个问题,实际上我看每一位嘉宾的背景,实际上都有一份国际的背景,有一部分国内的背景,所以大家去看,很多前几年说中国跟着硅谷的趋势在走,这几年发生了改变,我想问大家的见解,比如硅谷为代表的互联网趋势和中国的互联网趋势,还是在同一个方向吗?还是说大家看到中国有很多比较特殊的方向,只在中国这片土地反而生存的很好,在美国反而做不下去,大家看看趋势是不是一样,或者在中国有什么比较特别的一些地方?

马睿:我觉得,最近越来越多,尤其在海外的媒体上可以看到,有很多人说,很多投资者站出来,他们觉得在某些互联网领域国内的产品是领先的,我刚刚参加了好几个大会当中,不知道中文名字是什么,讲了一个很好的例子,也就是他们基金投了它,就是9亿美元给亚马逊收购的,他们当时投的时候,基本上没有其他基金,硅谷的基金会认真的去看,因为他们不懂直播的模式,这个直播互动,或者以直播来变现金这样的模式,后来被亚马逊9亿美元收购了,他们看到是因为是跨境的基金,很早看到国内外的成功,所以他们正在找,稍微有一点晚了,不过他们还在找类似其他的项目,我也有看到硅谷的创业者正在做这样子的项目,一位投资人讲过,食物方面的直播平台,所以我觉得这个方面很明显的,国内是领先的,我又讲到内容去了。

邓元鋆:我是YY的董事,所以我对直播是非常乐观的,今天我们不讲YY,我当然在中国,看到由于中国在生产跟硬件的设计整个供应链都是有特殊的优势,所以我们现在看在中国我们觉得很快就会有一些在全球都会领先的智能硬件这个方面的一些公司,变成全球的领导者,所以我们在这个方面非常有信心,会找到好的智能硬件系统,这些方面的公司在中国。

卢刚:所以您觉得中国创业公司在硬件方面,之前我觉得硬件一直是中国公司的短版,现在你觉得中国公司做的越来越好?

邓元鋆:现在智能硬件我们看到很多技术,基本上都是一个集中在一起的,各种的感应器,整体的设计,还有产品化这个方面,我们最近在深圳,看到很多欧美的公司,来到中国建立他们产品的研发中心,还有供应链的中心,所以其实国家的创业者都了解到,不在深圳很难做出性价比,还有设计方面,还有最快的走到市场方面的产品,智能硬件的产品,所以我觉得这些方面中国绝对有很大的优势。

王岳华:我觉得互联网这个东西很基本的事情,很多东西都是互联网这一块中国有他的优势,另外美国方面,赶不上中国是社交,所以很多的项目可以在中国做或许美国做不了,我们毕竟硅谷出来的基金,所以其实我们跟硅谷有蛮多的联系,也就是其实智能硬件和ARBR这一块我们觉得很多概念和比较深刻的技术还是在那个端口,但是非常同意邓总说的,其实我们在深圳也开始要做类似智能硬件孵化的,在那个地方,现在国内刚刚讲,国内的这些需求,对很多硬件的体验跟设计感,其实会比较领先于其他的市场,那么另外一块我觉得中国还或许稍微落后一点,很多美国的东西我们要接见的,特别硅谷整个链条,除了现在国内比较流行的所谓P2P,整个链条,信用,增信,虚拟币,三方支付,我们借鉴美国的三方企业来中国到对标。

田中章雄:我2004年来中国,看中国的创业项目,那个时候,真的是感觉,这边大部分的公司都是美国的,然后后来应该是2010年后中国的移动互联公司他们做的APP越来越先进,现在你看那种APP的功能,包括提供的在美国的,日本这种其他的平台无法做到的,这里面中国的APP开发的碎片应该是全球第一,已经超越美国和日本了,另外一件事情,比较好的经验,最近发生,因为美国大部分的金融硬件的人都是盲目的东西都买过,然后在国内也买过一些小米,然后我最近的体验,刚刚买了小米的电饭煲,我原来用日本的,在国内卖的四千块人民币作用的一个电饭煲,现在刚刚买了999的小米的电饭煲,结果我才发现,他们做的米饭真的好吃,所以我也推荐你们试一下。另外一个用户体验,真的超越我在日本买过的这种电饭煲的体验,特别是APP做的非常不错,所以我想这个方面有可能中国已经是纯熟的一个市场。

卢刚:都说中国到日本旅游都是买电饭煲的,谢谢。

熊振:互联网改变生活这件事情,我觉得每个国家肯定都会有各自的特色,但是中国来讲,其实因为像智能硬件像金融这些东西,离老百姓的生活是属于很前沿的事情,稍微未来一点,我讲讲身边的事情,其实有很大的不一样,比如我们去美国打车,只有一个,然后像什么滴滴出行,专车,包一台车,神州租车,易道都没有,酒店点东西没有外卖的选择,中国生活服务来讲一天不带钱包,基本上一周不带钱包不拿现金没有任何的关系可以做的很好,在美国做不到,这是很大的不一样,这是生活方面,娱乐方面其实也是,比如举一个例子,像我们最近看一些印尼市场,像印尼,比如说我们平常玩的很多,就是玩游戏打牌什么的,游戏其实大的游戏都是那些,比如很大的类别棋牌游戏这一块,印尼国民游戏是炸金华,不像我们斗地主,印度是牌九,很多国家都有自己的特色,中国基于这么密集的人口和这么高速发展的这样一个经济背景环境,所以其实我们跟美国的互联网或者中国以外的互联网都会有非常大不一样的地方,这也是对于中国来讲我们这些创业者所拥有的机会之所在。

卢刚:下一个问题,就刚才实际上几个方向评委都谈到了,比较热比较高大上创业方向,排在第一位ARVR,大家看今年是所谓ARVR的元年,最近各种各样ARVR的峰会也很多,不知道大家怎么看ARVR的观点,有的说硬件的,还有市场硬件方面中国还是没有办法,还是要复制美国的,几个大的厂商还是国外的,中国内容制造上面是非常大的市场,所以我想问大家怎么看ARVR,特别对中国的市场,因为现在游戏公司,所有的公司都觉得ARVR算是一个蓝海,都往这边进,投资的角度大家觉得ARVR是很好的阶段进入吗?

熊振:从我们角度来讲任何技术的发展,都是由硬件带来的,但是硬件先行带来的结果对于内容的,因为ARVR对于老百姓来讲最终享受是他的内容,所以我们更看重内容这一块,内容的发展对我们来讲有两个层面,一种内容的形式变化,以前是图,然后变成文字,再是视频和直播,这都是形式的变化,传播介质还是互联网上,另外一种变化叫做内容技术平台的变化,就像以前在PC互联网上,我们是用网页来做,然后移动互联网可能通过APP,因为在PC互联网的内容不能生搬硬套在移动互联网上,我们是更多的观察,我个人比较相信对于ARVR的内容更靠近技术层面的改变,但是一旦往技术层面的这样一个改变的话,带来产业的变革和他的生命力就会是非常旺盛的,跟内容形式的变化还是量级不一样,但是现在来讲根据现在一年的发展趋势,我们判断这样一个变化的趋势,但是事实上是不是这样,作为百度来讲我们更多,我们还是会观察,在硬件发展这样趋势下,对于内容的产业带来的变化,到底是说内容形式还是技术平台,决定我们更多从业者也好发力的方向在哪里。

田中章雄:我们的话,这一年我们比较关注VR这一块,看了一些美国日本,还有中国国内的一些案子后,我们的理解是这样,VR领域还是美国硬件方面还是最领先的,然后日本的话,很多优秀开发商已经开始做,所以在这个方面,可能日本还是比较领先。在国内,真的是刚刚开始,中国线下可以体验VR的地方全球最多,我们最近了解到,中国应该有三千多个可以体验VR线下的地方,日本美国没有那么多,那国内以后有什么机会?我们觉得两件事情,内容我同意,肯定是因为国几年,中国会变成一个VR里面的最大的可能内容开发商的国家,然后另外一个,硬件这个方面,因为现在还没有,所以国内的公司不能做很大的事情,但是我感觉过一两年,VR的硬件标准的话,可能国内的公司有很大的机会去发展这个事情。

王岳华:其实我们关注AR大概三年前就开始关注了,那么在中国,我们也投了一个,我管的项目叫AR眼镜,其实这样2C来讲AR眼镜我们看他做一个入口,2B来讲是行业应用,其实硬件说到底还是一个载体,重点还是后面提供的这些数据和增值服务,到底怎么提供出来用。其实再回过头来讲,现在还是特别专注VR这一块,还是行业应用,这一块会比较专注,比较起来AR是我们比较关注的,我们投的美国那家已经做到像钢铁侠电影呈现的模式,面向观众带着AR头盔可以做互动,同时硅谷打电话手势控制可以接电话,那边磁带丢过来我可以接过来展示给大家,所以美国的已经做到这个程度了。

邓元鋆:我们也看ARVR挺久的,08年诺基亚推出了AR的应用在手机上面,最近诺基亚推出比较高端的AR的镜头卖六千美金的,主要推动电影的产业,能够去做更多高质量的这些VR的内容,内容真的是把用户体验提高,我们在看中国的ARVR的公司,确实在技术上面,可能还是没有看到很大的突破,目前对于用户来讲,要是你戴一个AR的头盔或者眼镜看10分钟或者20分钟不太舒服了,现在这个问题还是在解决当中,那么我们要看的就是未来确实会有大量这个方面的硬件出现,我们要看到把性价比,价格,一定会下来,有大量的用户,内容才能够出现,现在诺基亚推3DVR的镜头,一般2D的VR,3D的技术加上科技,无论体验方面,视觉和听众的体验都会大量的提高,这个方面还要推动整个产业链提高这个方面,中国现在技术上面,我们还没看到很多的突破,但是会出来,也可以在出来之前,可以利用国外的一些技术,中国技术之后,其实可以很快做到性价比比较高,而且有大量的用户可以用,只要用户感觉到VR不会有不舒服的感觉,而且有很好的质量,那就会,内容就大量出来。

马睿:我们基金比较小,基本上只专注天使轮,项目价格非常高,我们没有投很多,投了两三个,其中两个都是内容的,投了一个VR的短片制作,最近他们在美国的一些电影节赢了一些奖,是之前媒体的负责人出来做的,然后我个人还没有体验过,不过我跟很多VR界的人聊过,有体验过都觉得很好,毕竟如果是一个故事形式,你是来体验是完全不一样的感觉,如果看VR,我们还是比较看重内容和软件方面,我们还投了游戏制作平台,以后会变游戏制作平台,他们有很强的合作伙伴,一个摄象头以后,下一步变形金刚的电影,已经拿到合同去做VR的摄影,所以如果没有这样子,已经确认的商业关系的话,我觉得我们很难下手投硬件,因为硬件实在对我们来说,如果是诺基亚很多内部的信息,可是对我们来说一个小小的天使投资者很难确定哪种硬件真的最好的。

卢刚:时间不多问一个和今天大赛有关系一点的,GMIC是很好的案子,来GMIC和国内创业大赛和很多不一样,很多全球的创业公司聚集这边来,我的问题大家怎么去看原来几年大公司谷歌到中国来,包括国外公司到中国来,国际创业公司到中国来,吸引他们是两个,一个是市场,第二越来越多创业公司都喜欢找中国投他们,现在看,大家真的认为说中国的市场是越来越适合国际的创业公司生存了吗?这是一个方面的问题。另一个方面是说,这个是不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公司要做海外市场,海外市场是不是越来越适合中国公司生存了,可能我觉得因为在座可能有一些都是创业公司,都会有国际化的元素在里面,大家怎么给他们一些建议?国外公司到中国来,中国公司到国外去,现在还是简单吗?还是比较难的事?

熊振:我们接触的创业者也是非常多,偶尔会有一些国外的班子进来的,但是说句实话,纯国外班子进来,我觉得是不靠谱的,必须要有国内对于相关市场环境是非常熟悉的这样合伙人,这是我对国外班子进来中国的看法,那对于中国出国这个创业出国的事情来讲,我是觉得,这个是比较靠谱的,因为其实在互联网之前,全世界的陆地上面,没有哪个地方是没有中国人在做生意,所以中国人把生意做到天涯海角,本来就是我们中国人骨子里面的特性,因为也是聪明,像日本也好,加拿大也好,美国也好,其实很多背后的生意这样大的拥有者,其实都是中国人或者有中国背景的,所以互联网,我觉得一定也是这么一个规律,包括我们现在看到各个国家,像东南亚还有这些国家,海外成功创业者当中中国其实占据了一大半的这样一个市场份额,所以我对于中国出国这件事情我是毫不担心,我认为他们也不会有太大压力。

田中章雄:我感觉是看你在哪一个领域,不是说你要做比较平台这种公司,海外公司在国内有机会,这种公司在国内做的很不错,不过你的行业需要很多线下的业务,像海外公司在国内做的非常非常难了,应该我们也不会投这种公司,那么国内的公司去海外,比较有趣的一个现象,我们也看到一些国内的公司去日本台湾东南亚这些市场发展,然后国内的公司有两个比较明确的优势,一个很多在国内做的APP,用户体验做的已经非常不错,所以这些公司去海外市场已经有一个优势,因为国内的印象,你这边做下来,用户体验和规模已经够大了,另外一个这些公司在国内可以融到钱的话还有资本方面的优势,海外的公司,可以拿到的融资的金额没有中国这么大,所以我觉得这个方面,是比较有趣的投资方向。

卢刚:国外公司有技术背景到中国来更好。

田中章雄:做业务没有办法走下去。

卢刚:谢谢。

王岳华:刚好我们因为在硅谷的团队,在上海的团队两边的合伙人都是一起的,每个礼拜都有交流,其实我觉得还是取决于项目本身,海外的项目做中国市场肯定中国基因,不管人还是渠道,是中国的项目要做海外市场肯定在海外要有一些优势,这是必然,有一些资源,恰巧我们在这一块我们也帮了很多亚洲的公司,不管是国内的到美国去,我们帮他对接一些资源,不管渠道内的或者上下游供应链内的,同样在海外的项目想做中国市场,我们在中国管理团队一样对接,所以简单的答案,肯定能做,但是要扪心自问你有什么东西要在那边做,是这样子。

邓元鋆:中国的消费者太多了,所用的场景也非常复杂,所以在中国做的APP,其实在东南亚基本上是没有问题的,因为对用户的了解,去欧美市场,可能在文化方面,在应用方面有一些不一样,但是由于他中国的APP在移动互联网有很多的功能,所以绝对是可以超出来,但是怎么做,中国的公司可能还不懂,所以我们也是因为是全球VC,所以我们也是带很多公司到国外去,尤其欧美这个方面,我们也是要花比较多的工夫需做。这是一个例子,走到国际去了,那在智能硬件,因为我觉得硬件本身没有国家分别的,只要你做的好,里面的技术,你的功能能够,所以我为什么说在中国,未来的几年会有世界级领先的公司,包括在全球也会看到,我认为必定发生的。

马睿:我觉得国内的公司比如到东南亚去,很简单现在的趋势就是从中国拷贝,就是困难会很多,我们基本上很多项目都有中国投资者愿意参与,他们其中的当然不是很硬的条件,不过他们肯定参与了以后希望项目可以落地国内,那我也觉得,并非模式创新而是技术创新的项目在这边比较有戏,第一比较容易融钱,第二比较容易找到合作伙伴,相对比较公平的条款。

卢刚:好的,时间不多,把更多时间留给待会上台的DEMO的公司。

主持人:非常感谢各位评委精彩的分享,刚才在台上我在想,这么多海外的观众在里面,刚才熊总在说靠谱这个词该做怎么样的翻译,请一定翻译可信赖可以落地的。马总说我们是很好的基金,让我们创始人或者创业者非常的激动又不知所措,不知道该怎么办,因为大家现在都非常需要各位投资人的关注。

本文关键字: 一个    创新    

猜您喜欢

本月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