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幼儿教育>>

梦之城国际网址娱乐

焱兹资讯      时间:2018-10-12收藏
专题: 母乳喂养需要几个奶瓶 知名育儿专家 在线育儿专家 育儿机构 

妈妈定睛一看,母婴室的标志赫然是一个奶瓶。

孩子饿了还要先联系前台使用,这行字的发明者脑回路也是有够奇特!

妈妈说当时看着这个奶瓶标志的一瞬间,眼泪就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我当时万份心疼这个妈妈。

我能做的,只是尽最大可能去科普母乳喂养的好处,去推动母乳喂养组织的成立,让各个地方母乳妈妈不再是弱势群体。

到了2016年,这个情况就大有好转。

母乳促进会不仅仅在全国具有了影响力,在珠海更是近十个政府项目在开展,可以毫不夸张的说,母乳妈妈经常可以享受到各种免费福利,包括商家的政府的,在珠海母乳妈妈腰杆够直,说话够硬。

2016年的8月母乳喂养周,我们照例在珠海某高档商场开展母乳快闪活动。

活动结束后几个母乳妈妈去母婴室喂奶,里面刚好也有妈妈在用奶瓶喂奶

这一次,情况发生了很大的改变。

当天有朋友发了哺乳快闪的照片,有个奶粉妈妈在下面酸溜溜的留言:“看到她们去母婴室喂奶了,好像喂母乳高人一等一样,看我们喝奶粉,眼神在说--呀,怎么给喝奶粉啊。感觉像我虐待孩子了。”

朋友截图给我时,我笑了。

当然,母乳喂养并没有高人一等,这是天然的自然的哺育方式,奶粉妈妈也不应该被歧视,很多奶粉妈妈都有不得已的苦衷(当然大部分是没有知识储备和没人帮助她们)才选择奶粉喂养,根据最新的调查数据,87.4%的孕妈妈在分娩前都是决心纯母乳喂养的,但是最终能成功的,城市内仅17%。这巨大的数据差,说明了我们这个社会帮助母乳妈妈的事情还做的太少。

但是因为有组织,母乳妈妈从此更坦然的在任何地方哺乳,甚至高傲的哺乳,我觉得非常欣慰。

很多人对我的过去很好奇,想知道为何我要从事母乳喂养,昨天我发了采访文章,但是因为封面图用了一张两美女手挤奶的图片,被腾讯以“有性暗示”删除了。至于文章有没有性暗示大家可以看看下文,找找有没有,我认为是没有的,如果你能看出来,我老骥不伏枥,只服你!

是的,淫秽图片满天飞的年代,手挤奶,还是一个会被想象为“性暗示”的。虽然我承认那两位美女很美,如果你想想歪是可以想歪的,不过人家的眼神里,并没有挑逗,只是在----手挤奶。

你有什么样的思想,看东西就是什么样的状态。

在孩子眼里一切纯真,在罪犯眼里,一切罪恶。

所以,今天特地重发本文,感兴趣的朋友可以阅读,了解我们协会的前生今世。

也有妈妈说:

你们协会做的真好,好想去你们协会上班,要是我们当地也有这样的机构就好了。

我也觉得母乳喂养很好,也想和你一样,在当地成立这样的机构,帮助妈妈,你说可以吗?该怎么做?

对在当地组建母乳促进会感兴趣,想把母乳喂养当成事业的,可以今天晚上来参与我的千聊课程,长按识别下面二维码就可以参加啦。

这个课程已经完成,随时可以进入听,可以重复进入回听,我会在本文发后再进入直播间答疑,有问题的可以直播间后台留言。

当然,为了有一点门槛让大家好好听,不会进去了不好好听,听课费是米其一天尿不湿的经费。

我会在课程中告诉大家在当地注册和运营母乳喂养推进机构的方法,并对运营机构给出一些建议,还有一些资源对接给到大家。

希望中国的母乳喂养就在我们这些重视并践行母乳喂养的女人身上边喂奶边就实现了。

有什么问题可以在课程的聊天室提问。

今晚主要是机构运营问题哈,不提关于育儿的问题,育儿的改天专程开直播间给大家面对面提问。

以下采访首发于比尔与梅琳达·盖茨基金会(美国)北京代表处运营的微信公众号“乐天行动派”,比尔与梅琳达·盖茨基金会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慈善基金会,其主要使命是进行改善人类生存和健康状况的公益研究。《柳叶刀》关于母乳喂养的部分研究由该基金会支持进行。

我叫王宛男,临床医疗是我的专业,但是毕业后我一直在企业做策划高管,并没有去做白衣天使。因为医生这个职业真的不适合我跳跃性的思维。我的梦想是做一名作家,或者记者,因此我辅修了新闻学。

因为好学和努力,毕业第二年我通过竞选成为一个中型企业的企划经理,毕业4年我已经做到品牌总经理的位置,十几年职场打拼在珠海特区也算安家落户衣食无忧。

能找到年轻时的我吗?

当年我与我的团队

那时候的我并不理解母乳喂养的重要,我甚至会对部门哺乳期的女员工享受到一岁的哺乳假表面理解实则觉得她过于倾心与孩子会忽略工作。

现在每每想来,都为自己的无知感到羞愧,但是我们从小到大,接受的母乳喂养资讯和环境,都太少太少。

那时工作中的我意气风发:

2011年,我的宝宝出生,顺产的我加之学医五年的底子,让我自信到根本不屑于准备奶粉奶瓶。什么肌肤接触第一口黄金奶那不都应该是水到渠成吗?

结果,一切和想象的完全不同,分娩后几个小时护士就用护理车推来一车冲泡好的奶粉,挨个病房送,直接抱上孩子就开始喂奶,咕咚咕咚下肚,几个小时后又推来一次,如此到第二天,我愣是没有反应过来。第二天护士不自己喂了,教爸爸怎么喂,我才有点清醒,问她:“不是应该先母乳吗?”

她很诧异的看了我一眼说:“你要母乳吗?”

我说“是的,麻烦下次不要送奶粉来,需要的话我们问你要。”

不过一切已经来不及。

孩子出现了严重湿疹,后来经测试奶粉过敏,连续三个月的日夜护理,才在三个月的时候勉强能上镜去拍百日照。

这些图片都是后期P过的,其实宝宝脸蛋上还有湿疹,直至现在五岁多,依然可以看到当初湿疹留下的痕迹。

而我依然记得对面病房姥姥和我说的话:“我们要在医院多住几天,这里奶粉都是免费的,多好!”

没有人知道,第一口奶是奶粉,对于孩子意味着过敏风险增加,六个月内纯母乳对孩子一生的健康有多么重要。而妈妈如果前几天没有得到足够的吸允则有可能无法再哺乳,因为孩子一旦习惯奶瓶和奶粉,会乳头混淆,不吃妈妈的奶。而无法哺乳则让妈妈的乳腺癌和卵巢癌发病率都上升。

42天产检时,经过15天的自己摸索不懈努力我已经完全实现了纯母乳(期间也求助了医院的母乳热线,结果接线的护士说“没奶就吃奶粉呗”),和我一起体检的妈妈无奈的和医生说:“我后来奶水下来了涨的要命,但是孩子完全不肯吃啊。”记录的中年医生头都没抬,“嗯”了一声,在喂养那栏“配方粉喂养”上划了个勾。却没有和妈妈科普任何“乳头混淆”的内容,没有教导妈妈该如何纠正。

哺乳期后我回归职场,短途出差我都会带着婆婆和宝宝,长途出差则坚持吸奶器吸奶保持泌乳,直至一岁半的时候引导离乳。现在想来依然非常遗憾,原来其实可以更久,世界卫生组织和中国卫计委都建议两岁及更久是我从事母乳喂养后第一次知道。

但在当时,也已经觉得在身边朋友里已算了不起,似乎我周围的人中没有比我更久的。 而现在我第二个宝宝也已经出生,出生时做到了第一胎没做到的三早一晚,也没有加再过一口奶粉和水。

孩子无论身高体重免疫力都是同龄的佼佼者,开始有同事朋友向我咨询怎么带孩子。更有甚至六个月内的宝宝三天两头住保温箱进医院下病危,一家老少全都累病。当我问及母乳还是奶粉时,这样的孩子基本全部都是奶粉喂养,甚至一口母乳没吃过。再问的详细点,对方基本就是一句话“没奶啊”。

我想我当时也没奶啊,从来就没有涨奶过,吸奶器也吸不出来,连高薪请的经验丰富的月嫂都判断我“真的没奶”。但是就是凭借“没病没问题的,我怎么可能没奶?古往今来没奶被饿死的孩子好像也没听说过几个。”就是靠每次必须先吃母乳的精神,错过最佳开奶时间的我不也用自己的乳汁养活了自己的孩子吗?而且每次体检各项指标都棒棒哒,没见哪个不达标。

在补充查阅了大量资料后,我萌生了宣传母乳喂养好处的想法。那时,我是一家地产公司的总监,年薪不菲,生活从容,也经常被朋友拉去参加一些慈善晚宴之类的捐款活动。我想既然捐给别人,不如自己用这个钱来做一些真真正正帮助到别人的事情。有些人需要的是钱,你给多少他都觉得不够,钱没有人嫌多。而那些新手妈妈只是需要知识,你告诉她正确的知识,就能改变她和孩子的命运,甚至全家人的(孩子生病把老人家累住院的比比皆是)。

说的再远点,是整个民族的。

因为母乳喂养率的高低,和一个国家的全民医疗支出及国民身体素质都密不可分。

2014年9月筹备,2015年的3月8日,在媒体的见证下,民政局的支持下,珠海市母乳喂养促进会成立了。公众号简称“母乳促进会”。

原始的发起人有六位:我+一位医务人员+一位语文老师+一位华为的前英文翻译+一位房地产公司的总经理+一位媒体的频道总监。

有爸爸,有妈妈,都是母乳喂养的受益者或支持者,怀抱着造福新妈妈和宝宝的希冀,开始了协会的运作。

公益组织第一年的发展都是艰难的。

很多公益行业的前辈都说做公益第一年要自带干粮,不然活不下去。

第一年我也确实都是自掏腰包,维持协会的运转,每周一次母乳喂养的公益活动,虽然每次只有几个或者十几个妈妈来听,但是只要有一个妈妈来,我们都会持之以恒的科普下去。

事实证明这些工作都非常有意义,后来很多核心志愿者带着孩子来帮助协会工作,她们告诉我原来是我第一次或某次活动的受益者,让我感叹每次的付出其实都有价值。

那时候的活动,经常都是只有几个志愿者或者几个妈妈参加,物料都是老公孩子和我一起张罗,自己搬来搬去,场地要找各种早教机构借,内容也大多是我凭借学医的底子和查阅资料后的内容自己讲。

当然后来我专门去修了国际认证的泌乳顾问核心课程,才明白其实母乳喂养真的还有太多可以做的事情和可以细化的内容。

很多国家都大学有泌乳专业,而我们的医学院课本里都看不到几页母乳喂养的内容。所以即便孕9个半月,也坚持去外地读国际泌乳课程,给信任期待我们的妈妈们带来最前沿的母乳喂养知识。

早期的母乳喂养科普讲座无论环境还是参与人数都很初级

最大的障碍当时是家里的意见,老公觉得放着几十万年薪不拿去做自己掏腰包的母乳公益简直是痴人说梦。而且从参加各种高端活动的座上宾到自己搬着展架跑前跑后一个人张罗简直是太没面子了。而当别人问你爱人做什么工作时,他回答“做母乳喂养公益工作的”,对方总是疑惑不解的:“是给人家没奶的免费提供母乳吗?”老公那时就会觉得更尴尬不知怎么解释。

大家对公益都还不太理解,何况母乳喂养的公益。

朋友们则觉得我是不是职场上受了什么刺激。

其实那时我也迷茫,我这样做的结果会真的推动珠海乃至中国的母乳喂养吗?

让我坚持下来的是我们开了两个微信公众号“母乳促进会”和“母乳育儿”(以前叫珠海市母乳喂养促进会),每次发文都是上万的阅读,甚至经常十万加的阅读,越来越多的妈妈在后台留言,希望我们的科普和呼吁多些,更多些。因为中国的母乳环境和知识真的太缺乏了。

早期的志愿者,每每想起她们,仍然心存感动

后来很多妈妈通过各种方法加了我的微信,经常微信咨询我母乳喂养的问题,我的手机基本成了母乳喂养答疑机,经常半天就没有电。无论是半夜还是周末,无论清晨还是坐月子,我都没有间断过答疑解惑和科普。

而再后来一些被帮助的妈妈开始在各地群里科普母乳喂养知识,遇到不懂再来问我,如同星星之火一样,逐渐成燎原之势。而我们的后台粉丝也蹭蹭蹭的涨到十万加,成为母乳喂养公益组织中的佼佼者。

再后来珠海市民政局为我们提供了孵化基地办公室,让我们不必再借地生存,我们在志愿者中寻找到志同道合的同事组建了完整的团队。

珠海市民政局提供的办公场地和我们的同事们:

我们承接了多个政府项目,摆脱了靠我个人出资养活协会的状态,进入良性的发展。媒体也积极的对我们进行了报道,不仅珠海的各级媒体,人民网和新华社都对我们进行过报道,如果在百度进行搜索关于我们的新闻,有八九万条。这让我们的影响力越来越大。

老公和家人也越来越支持,也越来越多人理解母乳喂养公益工作是在做什么。同事们再和他聊天,总是赞叹道:“哦,我听说过那个母乳促进会,你爱人在做这个工作啊,太了不起了!我有个妹妹刚怀孕,能加入她们协会吗?”

协会在发展中目标越来越清晰,那就是:成为推动中国母乳喂养的一股清流,用公益的力量,进行政策的倡导,协助各地同类型的母婴公益组织成立,为各地培育母婴公益人才,为中国母乳喂养环境的改善发挥尽可能大的作用。

由我们协办的大型活动,已经可以单场覆盖上千人。这和当年每场几人的场面对比经常让我唏嘘不已。

这世间最好的东西都是免费的:阳光,雨露,空气,母乳,善意。

经过一年半的发展,现在协会已经成为当地有名的公益性社会组织,在珠海育龄家庭中的知名度日益升高,无论是公务人员还是流动人口,只要在育龄阶段,她们一起来到我们的公益课堂,吸取母婴健康的知识,而我们的志愿者也越来越多。

我们还和医院积极的对接,用自己的专业知识和医院的环节进行对接,让医院的母乳环境更加好,让妈妈们在离开医院后还能找到组织,解决自己的母乳喂养问题。

我们还培养了一批志愿者和母乳喂养的社工、工作人员,她们在各个政府项目中免费帮助妈妈,或者实现了依靠母乳指导把自己孕产的知识变成生产力,促进了母乳妈妈的再就业。

我们还组织了每年两次的全国母婴公益组织高峰论坛,邀请高校慈善公益讲师和各地已经积极展开母婴公益组织为有志于在当地组建母婴公益组织的“新手公益人”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希望各个地方都能开展和我们一样的母乳喂养公益。

我们还获得了各种政府项目的奖项,得到了政府和居民的一致好评,也带动了一批和母婴相关的商家加入母婴公益的阵营,用实际行动搭建哺乳室,为母乳妈妈提供实际的帮助。

仅仅一年半的时间,我把梦想变成了现实。

不仅珠海当地,全国的影响力也越来越大,更多的人加入进来,成为义务宣传的志愿者,成为各地母婴公益的带头人,成为推动中国母乳喂养领域的一份力量。我们还倡导了特区以立法的形式推动哺乳室的建立,并呼吁有立法权的各地一起联合发起。

医院早已取消了一出生护士就喂奶粉的惯例。

身边的哺乳室越来越多。

母乳妈妈和母乳志愿者已经形成一股力量。

接下来我还想成立全国首家公益微店,来帮助母乳妈妈实现就业和帮扶有困难的母乳妈妈。

还有全国各地母乳库的建立。

当然,我也实现了我的作家梦,虽然我每天写的都是母乳科普文章,但是看到那些100000+,甚至百万阅读的文章,我觉得比我当年想做的作家更有意义。

人生能轰轰烈烈的按照自己的内心活过一次,就够了!不要不相信奇迹,去不计回报的做,梦想总会实现。

·END·

循证,更循心

学过医,干公益,俩孩子妈,母乳促进会会长

提笔为刀,在维护母婴的世界里践行女侠梦

科学育儿,让妈妈不焦虑,宝宝少折腾

中国医疗自媒体成员

也许你在其它地方看到的说法和我的说法不同,这并不是我没有看到那些说法,而是我评估思考之后,认为仍然需要告诉你我的思考。希望我的思考,也能让你思考。不盲从,包括我的话。这里所有内容都是一个妈妈对你的建议,不做医疗诊断凭据,有用就拿走,没用就留下。希望每个妈妈都不焦虑,轻松育儿,科学认知。

●大多数的妈妈,其中包括97.6%的中国妈妈坚信母乳喂养是给宝宝最好的喂养方式。

兰思诺是一家30年始来始终致力于帮助所有母亲能顺利进行母乳喂养的机构。最出名的是兰思诺羊毛脂霜已在欧美国家荣获多重奖项,如今,兰思诺已成为专业支持母乳喂养的机构,在全球60多个国家都有销售我们的产品。兰思诺的宗旨是致力于在业界中做到创新和保证生产高质量,高标准的产品。将我们的产品计划延伸至儿童的餐具,宝宝的卫浴产品,所有的设计都将保证妈妈、宝宝和全家的健康生活。兰思诺的产品包括了兰思诺母乳喂养系列产品和莫玛奶瓶喂养系列产品。更多信息请访问我们的网站:www.lansinoh.com

我也觉得母乳喂养很好,也想和你一样,在当地成立这样的机构,帮助妈妈,你说可以吗?该怎么做?

让我坚持下来的是我们开了两个微信公众号“母乳促进会”和“母乳育儿”(以前叫珠海市母乳喂养促进会),每次发文都是上万的阅读,甚至经常十万加的阅读,越来越多的妈妈在后台留言,希望我们的科普和呼吁多些,更多些。因为中国的母乳环境和知识真的太缺乏了。

本文关键字:

猜您喜欢

本月热点推荐